等一朵花开,需要许多人浇水

posted in: Newsletter

星期六早上,跟孩子们说,“我们今天要去参加中国文化节,在太空针下面的西雅图中心”,还只说到“太空针”三个字,两个孩子就兴奋的欢呼起来,“Space needle!”

一路堵车,孩子们却是很兴奋,弟弟不停的问我,“妈妈我们去过space needle吗?”

去过,还在那儿吃过几次饭呀。”

姐姐接话,“我的绿色睡衣就是在space needle买的。”

弟弟又问,“我们现在是要去space needle里面,对吗?”

姐姐补充,“我们要坐电梯去space needle上面!”

这次的文化节是小大师协办的,我很早就答应了组织者会帮忙写报道,一边开车,我一边试图构思一个切入点,但孩子们在后排的欢呼与对话不时吸引我的注意,他们竟然一直在谈论太空针,语气满是向往与兴奋,于是我试图强行植入中国文化的意义讲解,姐弟俩似懂非懂,对我的话题毫无兴趣,转头又开始热烈讨论太空针。

晃晃悠悠间弟弟睡着了,车终于过了520大桥,几乎在拐上5号公路的同时,太空针的轮廓也在车窗外出现,隔着一汪蓝色的湖水,是西雅图的城市天际线中最独特的风景。姐姐叫起来,“space needle!”弟弟马上醒了,看向车窗外,也跟着叫起来,space needle!

我像是突然感到了一种压力。

虽然我们在家讲中文,虽然我们一直坚持在读孔孟,虽然我们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过年还要穿红袍,可是,对于小孩子来说,他们真的能够体会我们的心意吗?说爱国有点假大空,我们不过是因着自己有一份文化上的归宿感,这份归宿感让我们自己踏实,便也想将这份踏实传递给孩子们,不希望他们长大之后以一种无根之萍的心态成为边缘人。但孩子们,从小生活在这座城市,留给他们最初的文化形象,比起父母一厢情愿的琴棋书画诗酒茶来,一定是身边更为具象可观可触的东西,比如,太空针,比如,雷尼尔雪山。就好像一个出自山东孔阜的孩子,成年后最怀念的或许(很大程度上肯定)不是孔孟之道,而是村口的那一棵老槐树。

不由得想起我与小大师结缘的最初,那是两年前的我,真是无知无畏,背靠无任何机构,试图组织一场在本地购物中心舞台上的中国文化演出,小大师第一时间联系上我,说可以提供帮助。也是两年之前,我们开始推广儿童经典诵读学中文,还真是热热闹闹刮起过一场经典风。那时候的我可以算是激情澎湃,以为推广起来理所当然,以为坚持只需认识到位,在全是华人参与的活动中听到孩子们满口全程英文,我的第一反应是惊异,他们是不会讲中文还是不愿意讲中文?

两年过去了,中国文化演出倒是常有,各所小学中学的多元文化节,过年时各种团体组织的晚会游园……;读经典的人虽然不如那时热闹,但学中文的风气也从未式微,殊途同归,我倒也不觉得有哪种方法就一定强于其它,除了那些传统的中文学校和中文教学方法,碧涛老师的同乐中文,山民老师的中华字经,也都在小大师的协助下,欣欣向荣。从整体上看,身在海外,中国文化的浸润,其实是环境越来越好,感受越来越深。

可是,从个体的角度,从为人父母的角度,随着孩子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学业和课外活动的增加,又分明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无可奈何,也越来越理解了那些不再愿意也不再有能力讲出流利中文的大孩子,甚至理解了那些没能坚持下去的家长。毕竟,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出生与长大的地方就是他的故乡不对吗?人总是要尽量的融入周围的社会这也是本能不对吗?我们做父母的一厢情愿,那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出生成长在中国文化中,那些曾经身在其中时不以为意的元素,当我们身在异域时,无论我们是否意识、是否承认,那就是令我们内心有所归宿、脚下感到踏实的定心石,而那一切经由多年成长已经烙印进骨子深处的感情,对我们生活在此地当下的孩子来说,就是没有啊。

理解归理解,并不代表从此放任,相反,理解了他们的不理解,明白了对孩子来说并非理所当然,其实是多了些自觉自警,做家长的,需要更多一份耐心和坚持下去的信念。就像是等一朵心爱的花开,明白了天时地利人和并非那么容易得来之后,必不是任其自生自灭,而是更加默默地浇水施肥。

只是,作为独立的个体,这种坚持真的不易。这种时候,再想到那些一直在坚持为所有的孩子们营造中国文化环境的团体组织,就更多一份感念,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长久润泽,才是给一朵花最终盛开的滋养。

这种滋养,一进门就显示出来了。

第一张展台上的茶席,是孩子们一点也不陌生的家常,大人讨口茶喝,孩子们看见他们的好朋友正在做小义工敬茶;舞台上在表演武术,刚刚也开始了学功夫的男孩一下子被迷住,手里拿着气球做的宝剑,也在不由自主的挥舞;楼上的笔墨纸砚四张游戏台,小朋友们可以从用纸浆开始玩,自己造纸,自己做毛笔,在自己造的纸上写书法画国画,然后稍微装饰,便是一幅别具风格的艺术品,姐弟俩对造纸做笔兴趣浓浓;现场还有中医把脉,书家挥毫,红灯笼与油纸伞装饰的巨大空间,一派故土味道。

本来进门之前还一直叫着要去太空针的孩子们,在文化节大厅里流连各处,竟也暂时忘记了太空针的事。姐姐沐问我,妈妈,中国文化就是说中国人每天做这些事情吗?于是,我的心里,瞬间又踏实了一些。

那些令我们踏实、我们称之为“根”的情怀,我们也想要传递给我们的孩子们,这是一种美好的祝愿,也是一种深层的关联,就好像等一朵花开。当自己默默浇水,偶尔感觉到懈怠或焦虑的时候,就去感受那些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也就能多些坦然,继续前行。

作者:净源